<i id="z7v97"><progress id="z7v97"></progress></i>

        <form id="z7v97"></form>

          藝術中國

          中國網

          柏林“分離派”大展【四】:百年夢華錄

          柏林“分離派”大展【四】:百年夢華錄

          時間: 2023-11-15 16:46:07 | 來源: 藝術中國

          《工廠工人》,漢斯·巴盧斯切克,1894,藏于柏林市博物館基金會

          撰文_李莞潸

          同柯勒惠支一樣,致力于描繪平民日常生活的還有德國批判現實主義的杰出代表漢斯·巴盧斯切克。這位柏林分離派聯合創始人的畫作以柏林工人階級為中心,用藝術之眼觀察社會現狀。不難想象,1933年之后,被貼上“馬克思主義藝術家”標簽的巴盧斯切克被解除一切職務并被禁止參加展覽。

          《瑟克角》,馬克西米利安·倫茨,1900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

         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繁華都市資產階級的優雅格調,維也納分離派聯合創始人、奧地利畫家、雕塑家馬克西米利安·倫茨向人們展示了百年前光鮮的維也納,車水馬龍,舊國夢華。

          《音樂廳包廂》,約瑟夫·恩格爾哈特,1903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;曾參展于維也納分離派群展(1903/1904)

          同在維也納的約瑟夫·恩格爾哈特描繪的則是音樂廳的包廂,推杯換盞,一晌貪歡。作為1900年代維也納藝術界的領軍人物,恩格爾哈特及曾兩次擔任維也納分離派主席。生前,他是奧地利最重要、最成功的畫家之一,但在離世后同樣逐漸被人遺忘。浮生皆為夢里客,直到2009年,維也納才再次舉辦他的綜合展覽。

          《在海灘》,馬克斯·施萊廷,1899,藏于柏林國家博物館之老國家畫廊

          對大多數來自都市的藝術家來說,任何與大自然親近的接觸都富有吸引力,德國印象派畫家馬克斯·施萊廷的《在海邊》就展現了這樣一個閑適場景。施萊廷于1899年加入柏林分離派,兩年后與其他16名藝術家一起離開,他們指責當時的柏林分離派“沒有對所有的藝術運動開放”。

          在分離派的流金歲月中,這種“分離”不斷出現,每一次離開都走向一個個新的開始。1910年,被拒絕的表現主義者在柏林成立了新分離派(New Secession)。1913年,慕尼黑也出現了新的“分離”。1914年,以馬克斯·利伯曼為首的50位藝術家成立“柏林自由分離派”,前文提到的凱綏·柯勒惠支、多拉·希茨、馬克斯·斯萊沃格特、威廉·特呂布納等人均在其中。

          1908年維也納藝術展海報,奧斯卡·科柯施卡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

          時年28歲的的奧地利表現主義畫家、作家、詩人奧斯卡·科柯施卡也加入了柏林自由分離派,他常與古斯塔夫·克林姆特、埃貢·席勒一起被并稱為維也納現代主義藝術的代表人物。成名已久的克里姆特對席勒、奧斯卡·科柯施卡等年輕藝術家支持有加,這是他對現代主義發展做出的又一重要貢獻。

          《圓舞》,費迪南德·施穆策,約1895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

          如花開的春天,不斷“分離”的分離派一直保持著覺醒、革新的狀態,“春天”也是分離派十分偏愛的主題。由克里姆特創立的維也納分離派官方雜志被命名為《Ver Sacrum》,意為“神圣之春”,這本發行于1898年至1903年的先鋒雜志成為后世的藝術雜志的標桿。奧地利版畫家、攝影師、畫家費迪南德·施穆策描繪出一個在圣春中圓舞的場景,小小的森林精靈活化了傳統的寓言,自由與覺醒的氛圍感瞬間拉滿,連平地摔都顯得尤為可愛。

          《春》,阿克塞利·加倫-卡勒拉,約1900,藏于維也納美景宮美術館

          阿克塞利·加倫-卡勒拉筆下則是寫實的《春》,這位芬蘭畫家、建筑師、設計師被認為是芬蘭浪漫主義最重要的代表。除了社會現實、休閑生活、神話傳說,風景繪畫在分離派中也是高光之所在。

          1895年,阿克塞利·加倫-卡勒拉曾與愛德華·蒙克一起在柏林參加展覽。在分離派的展覽上,有不少如蒙克這般的“國際軍團”的身影。這些來自荷蘭、比利時、英國、特別是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國家的藝術家們通過分離派展覽,最終在本國之外揚名,而對于德語區的藝術家來說,也為他們提供了躋身國際藝術精英行列的機會。國際血液的注入使得歐洲藝術精英匯聚一堂,最終成就了分離派精彩紛呈、視野遼闊的一次次展覽。

          《女子傾慕的少年》,費迪南德·霍德勒,約1904,藏于瑞士戈特弗里德·凱勒基金會&蘇黎世美術館,曾展出于維也納分離派群展(1903)、柏林分離派群展(1905)

          《交際花》,揚·托洛普,約1890,藏于柏林國家博物館之老國家畫廊,曾展出于維也納分離派群展(1901/1902)

          《喬瓦尼·塞岡蒂尼胸像》,保羅·特魯別茲科,1896,藏于柏林國家博物館之老國家畫廊,曾展出于維也納分離派群展(1898)

          例如19世紀瑞士最著名的畫家之一費迪南德·霍德勒,他曾先后加入三城的分離派;荷蘭畫家揚·托洛普被認為是世紀交替年代歐洲藝術的關鍵人物,他的《交際花》是歐洲象征主義的重要作品;俄羅斯裔意大利藝術家保羅·特魯別茲科被文豪摯友蕭伯納譽為“近代最令人驚嘆的雕塑家”,展覽現場展示了他為意大利畫家喬瓦尼·塞岡蒂尼創作的胸像,喬瓦尼·塞岡蒂尼是分離派運動中最著名的“國際嘉賓”之一。

          《瑪雅》,安德斯·佐恩,1900,藏于柏林國家博物館之老國家畫廊,曾展出于柏林分離派群展(1900)

          安德斯·佐恩是瑞典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,他曾為美國第22任、第24任以及第27任總統創作肖像。1896年,他在柏林國際藝術展上獲得金獎。自1890年代起,出身貧寒的佐恩憑借肖像畫擁有了可觀的收入。在新藝術運動時期,接收肖像畫的訂單依舊是很多藝術家獲得收入的穩定來源。

          左圖:《壁爐旁的自畫像》,約翰·維克托·克拉默,1889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;右圖:《黑與白》,威廉·李斯特,1904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,曾展出于維也納分離派群展(1905)

          馬克斯·利伯曼非常喜愛佐恩的《瑪雅》,說“這幅肖像畫是他畫過的最美麗的肖像之一”。在展覽現場能尋到不少這樣迷人的肖像,威廉·李斯特的白衣女,約翰·維克托·克拉默的自畫像,是歲月靜好下的自成風流。兩位藝術家都是維也納分離派的聯合創始人,1905年,威廉·李斯特與克里姆特等追求“整體藝術”理念的一眾藝術家集體“出走”維也納分離派,隨后進入全新的藝術巔峰展示期。

          《家中客廳》,卡爾·摩爾,1903,藏于維也納博物館,曾展出于維也納分離派群展(1903)

          一同“出走”的還有奧地利畫家卡爾·莫爾,離開維也納分離派后,他組織過國際藝術展,首次將文森特·梵高的作品帶到維也納。在《家中客廳》一作中,卡爾·莫爾描繪了妻女居家的溫馨一幕。畫中的婦人是他的妻子安娜·索菲·卑爾根。

          《古斯塔夫·克里姆特臨終前》,埃貢·席勒,1918,翻印自書籍?Wikipedia

          那場戰爭過去還不及百年,曾經的畫作已掛在又一個新世紀的展覽現場?!八囆g”能辟出新運動,但“歷史”似乎并無太多新事。持續一年多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是人類歷史上僅次于黑死病、致死人數最多的流行病之一,它終結了第一次世界大戰,全球近三分之一的人被感染(約5億),帶走了至少5000萬人的生命,其中包括55歲的古斯塔夫·克里姆特和年僅28歲的埃貢·席勒。席勒曾畫過一幅老師因流感離世臨終前的素描,蒙克也畫過流感時期的自畫像,這些是為數不多關于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繪畫作品。比克里姆特只小1歲的蒙克最終活到了80歲。

          愛德華·蒙克,1919,上圖:《流感時期自畫像》,藏于奧斯陸國立美術博物館;下圖:《流感后自畫像》,藏于奧斯陸蒙克美術館

          卡爾·莫爾在遺書中寫道:“我毫無悔意地睡去,我已擁有過生活所提供的一切美好?!边@句遺言讓人想起保羅·卡西爾墓志銘上的歌德名言“生來能見,受命觀察”,人人身處同一個大時代,卻選擇站在燈塔的不同方向去觀察,而時代的風暴又總在卷起各種類型的大浪,一次次拍向守望者的燈塔。

          被魯迅贊譽為“中國最杰出的抒情詩人”馮至先生曾給這首《守望者之歌》翻譯過另一個版本:“為觀看而降生,為瞭望而工作?!本o隨這兩句之后的是:“我置身于望樓,為宇宙而歡樂?!?nbsp;

          柏林“分離派”大展【四】:百年夢華錄
          无码内射成人免费喷射-97精品国产97久久久久久免费-国产秋霞午夜精品无码-成人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免费

              <i id="z7v97"><progress id="z7v97"></progress></i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7v97"></form>